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民家人的吉祥物

2022-02-28 09:40:30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谷俊德(白族)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白族有保護野生動物的習俗。有白族諺語說:“天上飛,地上跑。河里爬,土里埋,只要能活的,民家人都酷愛?!卑鬃彘L期與野生動物為伴,將一些神奇的動物當成吉祥物,和諧共存,一時傳為佳話。

                                                 ——題記

    白鶴起翅腿兒長

    桑植民歌唱:“白鶴起翅腿兒長,一翅飛到田埂上。有銃兒郎莫打我,只吃蟲兒不吃秧?!卑Q成為白族人的吉祥物之首,來源于一個美麗的傳說。說是宋末元初,白族第四代祖先谷永和從江西落腳廖坪,因此地缺水,村寨人日子難熬。祖先們決定在廖坪龜山下,挖一口水井。挖啊挖啊,總不見水出來。祖先們無計可施。一天,谷永和挖累了,趴在茅屋里歇息。做了一個夢,夢見兩只白鶴向他鞠躬叩拜。白鶴說:“你不遠萬里尋找家園,來此建造家園,積善行德,我幫你掘井叼土?!钡诙?,果然有兩只白鶴幫忙掘井,它們用嘴銜土,來回奔波,還用長腿扒出兩個小泉眼。當泉水清清冒出來,兩只白鶴嘴角流血,累死在井旁。為紀念白鶴無私奉獻,白族祖先將這口井取名“雙鶴井”,同時立下族規,世世代代與白鶴為善。族人視白鶴為吉祥物,祖祖輩輩加以保護。這口白鶴井,與白族風雨同舟800年。如今,這口神奇的井依然咕咕冒清泉,從未干涸。春暖花開時,都有幾只可愛的白鶴,在白鶴井旁飛來飛去。

    白鶴屬大型涉禽,喜歡藏身開闊平原沼澤草地,常單獨、成對和成家族群活動,遷徙季節大部隊集群飛越。也許愛上了白族的風水寶地,在桑植白族地區,馬合口、洪家關等5個白族鄉都有白鶴的藏身地。它們白天在河邊或石頭旁嬉鬧,晚上躲入樹林或雜草中。暖和季節,它們與人類一道玩耍,和諧相處。白鶴生性溫順善良,不危害農作物,不危害村民。村民也對它恩愛有加。淋溪河白族人不準捕捉白鶴,更不準用硬物攻擊它們。洪家關白族人只要發現白鶴受傷,必須想辦法給它療傷。劉家坪白族人俘獲白鶴后,必須放生。放生者與家人一道,向白鶴行注目禮,然后放飛大自然。

    白鶴在中國文化中占一席之地,象征吉祥長壽。專情是他的婚姻觀念,一夫一妻至死相隨,有謙謙君子美譽。這與白族人“男人不娶妾,女人不當小”婚姻規則十分相符。白鶴一身潔白,靈敏乖巧,有志向,懂感恩,通人性,備受白族人喜愛。白族民家腔說“望鶴”,是指站在地上,無奈地伸出長脖子,對著白鶴喊叫,其實是一種期盼,希望白鶴不要遷徙,永遠與村莊作伴。俚語“鶴耳疤”是指因長期烤火,腿上有一種火熏的疤痕。白族人總是告誡人們不要傷害白鶴,否則會遭報應。白族人有歇后語“馬蜜子扯鶴涎——口氣大”,意思是說,不要講大話,否則白鶴會吐出涎沫淹死你。有一種渾身帶刺又有毒的蟲子,白族人叫“鶴辣子”,白族人認為,白鶴性本溫良,但善良中也有鋒芒,白鶴發怒起來,異常兇猛,別的動物也不敢輕易招惹。

    地虎臥氹睡田炕

    清峰溪白族說:“地虎一聲吼,瘟疫躲著走?!痹诖迩f,地虎能帶來祥和與安瑞。地虎其實就是老虎的化名。老虎雖屬猛獸,但并非惡魔,它有恩于白族。傳說白族祖先鐘千一在大屋洛獅子巖山洞居住時,曾遇到一條母大蟲,下村莊報仇。原來有村民抓了這頭母大蟲的幼崽飼養。母大蟲沖進村中吼叫,還臥氹睡在田坎上。第二天,母大蟲擋住出路,鐘千一來不及取武器,只好靠隨身攜帶的一條長板凳抵抗,在大家的配合下,戰勝了母大蟲,將它捉住。最后鐘千一決定,將母大蟲和她的幼崽放歸山林。此后,母大蟲和幼崽在清峰溪周邊快樂生活,再沒有與村莊發生過沖突。鐘千一用一條高板凳驅趕母大蟲,雙方化解仇怨的故事從此也代代流傳。后來,村民們用一條板凳操練,模仿老虎的各種姿態,練就形成了一種原始粗獷的舞蹈,取名地虎凳(舞)。每年春節前后,村民靠這種舞蹈,走村串戶,寓意用老虎的威名驅趕瘟疫,祈求農業豐收,村民健康吉祥。地虎凳舞,有30多套擬虎動作,套路連接自如,呼呼生風,這種白族地區盛行的舞蹈,暗藏一種蓬勃向上的精神力量,成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地虎勇猛無畏,有智慧,與人為善。白族村莊又崇拜虎圖騰。比如走馬坪白族人十分喜歡老虎。家家戶戶過春節,喜歡張貼老虎的畫像,老虎在,瘟疫走,人健壯,家安康。三戶羅白族村民喜歡挑著有老虎像的木擔,掛上一面響鑼,紅白喜事打圍鼓,鎮邪驅魔送祥瑞。佳木峪白族人愛用老虎的木雕像祭祀,將騎著老虎的祖先谷高裝在背簍行走,到田間地頭巡視,祈求莊稼和村莊四季安康,一切病蟲害和瘟疫在虎氣沖天的祖先面前一掃而光。我伯父是一名教師和畫家,他擅長畫老虎,他畫的老虎栩栩生威,每到過年前,他的老虎畫像滿街走?!昂俸?,這只老虎惡,活閻王都怕!”“嘿嘿,這只猛虎,是頭母大蟲!母老虎掌家——風生水起!”遇到虎年,白族村莊臘月的最后一天,開始迎接老虎入戶,半夜燃放鞭炮,用美酒佳肴款待老虎神,祈求老虎帶來好運。我父親喜歡雕刻帶有老虎的拐杖。拐杖頭用老虎支撐,那叫虎頭虎腦。但父親從不喜歡下山虎,在做拐杖時最討厭老虎低頭的姿勢。有一年,父親的老友紅吉先生重病,彌留之際,送給父親一根下山老虎的拐杖。后來父親說:“虎落平陽被犬欺!我喜歡昂頭挺胸的猛虎,你看,老虎坐陣,虎視眈眈,狗子想攏邊找事——沒門!”父親視上山虎為人生一種活著的姿態。父親屬虎,今年84歲,仍然健步如飛,虎氣十足,每天步行到十字街里的診室坐診,身上永遠有一種虎氣伴行。

    地虎聰慧,悟性十足。白族人長期與虎為伍,創造了許多與老虎有關的民俗文化。麥地坪仗鼓舞中有“老虎回頭”“虎擺尾”“虎掃平陽”等動作。洪家關白族花燈中有“虎跳凳”“虎鉆蓬”等技巧?!包S色條紋裝,自稱山大王。齜牙一聲吼,白獸就發抖?!焙榧矣鬃迦讼矚g與地虎“捉迷藏”,每到元宵節,村民就猜與老虎有關的燈謎、字謎,虎文化久盛不衰。

    蚌殼圓圓逗人愛

    白族有俚語說:“你是七星山的蚌殼!掰不開!”是在埋怨某人木訥,跟蚌殼一樣,不開口說話。

    其實,七星山不產蚌殼。蚌殼在云南大理是一種物產。其肉鮮嫩可口,色味香俱全,許多人愛吃。桑植白族從云南大理來,自然喜歡吃蚌殼肉。一是作為食材,蚌殼肉味道獨特,味感俱佳。二是蚌殼作為藥物,其功效和作用不可小視??捎糜谥委煾邿煌?、消化不良、久咳、肺熱等病癥。三是蚌殼外衣能做一種裝飾品,可作為小禮物贈送。四是蚌殼造型獨特,兩扇門嚴密緊閉,防止外物襲擾功能強大。白族人喜歡她守身如玉、守口如瓶,是一名鐵骨錚錚的烈女子。

    “你是一個蚌殼女,夾緊肉兒不轉身?!边@是官地坪一帶白族民間文藝“蚌殼燈”里的一句唱詞。官地坪富平、東流坪一帶出產蚌殼。蚌殼大,殼厚,肉香,招待客人是上等菜肴。吃歸吃,但蚌殼賢惠,靈性強,表里如一,具有優秀保密者的沉穩大度。于是,聰慧的白族藝人根據蚌殼的秉性,創造獨門的啞劇《蚌殼女》。依靠鑼、鈸、嗩吶、鼓、笛子等響器作音樂,不斷變換聲音,推動劇情發展。蚌殼戲劇情波瀾起伏。講述一名蚌殼女與白族流浪漢心酸甜蜜的愛情故事。蚌殼女嫵媚動人,一身絢麗的蚌殼衣裳,張開時綻放迷人的光彩。蚌殼女性烈,流浪漢想盲目征服,被蚌殼女夾得哇哇大叫,窘態百出。演員們技藝純熟,觀眾們樂在其中。雙泉村夜間演《蚌殼燈》,趣味多,火把照亮會場,男人口噴火苗驅趕蚌殼神女,蚌殼女變著戲法靈巧應對。蚌殼戲在白族村莊演出,場場爆滿,觀眾云集。我表兄夫妻,上世紀六十年代,靠演《蚌殼精》戲成名。在劇情高潮時,當主角的表兄突然張嘴喊:“你——夾到我的嫩肉噠!丑不丑?”配角女唱:“我——不夾你的肉,夾哪個去?”眾人也喊:“夾得好——夾一桶黃昏腔(指不守規矩),逮!”啞劇變成話劇,山里人就這樣改版了一個劇種,表兄夫妻成為白族村里響當當的文化名人。

    蚌殼,小巧玲瓏,活潑可愛,在白族村莊長大。廬陽白族視蚌殼為誠信物。白族口語“說一不二”“一是一、二是二”“大丈夫一言既出,嘴硬似蚌殼!”都是講做人做事,要跟蚌殼一樣,穩健誠實。為人處世要有風度,不口無遮攔,隨便泄露秘密。梭子丘一帶的白族人家,視蚌殼女為圣潔神,演出前,還要祭祀蚌殼神,祈求蚌殼神女呵護白族風調雨順、家發人興。

    芙蓉龍,抬上街

    “白族一大怪——芙蓉龍,土里埋,當成本主抬上街?!比氯?,白族趕街節。芙蓉橋白族街上,人山人海。人們抬著上百具芙蓉龍、臘狗浩浩蕩蕩聚集在廣場,一聲喊:“白族的土狗兒和臘狗上街——跑!”霎時,憨態可掬的兩個寶物就神奇活現,在村莊游走。芙蓉龍,滅絕了還比黃金珍貴的活寶。臘狗,活著的無價疙瘩,在群眾心中永遠是陽光雨露,滋潤著白族人每一個美好的日子。

    芙蓉龍埋入土里有2億年了。芙蓉龍化石,出土在芙蓉橋白族鄉附近四百米的一個山坡上。這個山坡叫恐龍溝。據說共有10條恐龍化石??铸垳先且恍┘毿〉陌导t色石頭顆粒,聞起來有一種淡淡的暗香,這種顆粒堅硬卻能有效防止水分的滲入,極好地保護了恐龍骨架的風化。1970年的早晨,一隊舞龍燈的白族漢子從恐龍溝里走過,沉穩的腳步聲把旁邊的細石驚得噗噗直落,卻暴露出了一個恐龍骨架。難道這是恐龍化石?天啊,我們的活寶恐龍化石見天了?不久的一個早晨,國家地質隊走進恐龍溝,挖出了一條較為完整的恐龍化石,確定為“槽齒目芙蓉龍”,是恐龍的祖先,屬群體生活的爬行動物。據考證,在兩億年前,芙蓉橋一帶還是浩渺的大內陸湖或海。

    芙蓉龍,一個有科研價值的土中活寶。芙蓉龍,一個給白族帶來吉祥和夢想的圣物。

    恐龍溝旁邊,有一座中國芙蓉龍博物館。館內,芙蓉龍化石骨架清晰可見。每天都有許多游客一睹芙蓉龍的風采。是啊,這條長三米、寬一米,身披彩鱗,四肢發達的龍體,原來在這里躲藏幾億年了?,F在棲身在此,作為龍的傳人的華夏子孫該有多么自豪啊。

    然而,圍繞芙蓉龍畫像,鬧出一則笑話。原來,一名外地畫家前往恐龍溝寫生,由于沒有仔細研究,畫蛇添了足,把她的畫作交給縣長看。沒想到縣長是個內行,一瞧,就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個造孽的畫家,竟讓芙蓉龍的嘴巴長出牙齒?”縣長的提問,倒有幾分揶揄。白族人喜愛的圣物,你為何要去瞎折騰?

    芙蓉龍靜悄悄在站著,它的腳下,是山清水秀的白族村莊,是勤勞勇敢的白族村民,還有那鄉音繚繞的白族民家腔語言。白族人信奉龍,喜愛狗,把芙蓉龍稱為“土狗兒”,對芙蓉龍情有獨鐘,自然秉承了龍的精神。白族人在這塊神奇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代又一代呵護家園。借助芙蓉龍榮耀,白族村莊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栽莓茶,種八月瓜,興產業,抓基礎建設,鄉村振興路子新,誰說芙蓉龍不是一尊脫貧致富的土地神?誰說芙蓉龍不是一尊引導白族文化走向世界的本主神?

    大鯢嘴巴甜得乖

    我在白族村莊長大,也是一個純真的白族爺們。2009年,我在湖南作家班學習,曾有人問我,你最喜歡哪種動物的聲音?我毫不猶豫地回答,大鯢!因為大鯢,他的嘴巴甜又乖,還能發出小孩哭喊一樣的美妙之音。請問,誰能做到?

    大鯢與大理諧音,是天意嗎?

    大鯢,也叫臘狗,又名娃娃魚,是一種兩棲動物。在白族,大鯢未成名前,叫臘狗,即能像狗一樣咬人的家伙。臘狗咬人,愛在河灘邊或水溝旁,專門攻擊捕捉它的鼻涕娃。兩個“娃”在打鬧,都為生存而戰,雙方有輸贏不見怪。怪就怪在有個叫“娃娃魚之父”的白族漢子,發現娃娃魚之后,坐不住了,改行專門從事娃娃魚養殖和研究,還建起一個娃娃魚養殖基地?;卦O在芙蓉橋恐龍溝不遠的一個山洞中。洞中幽暗,但泉水清澈潔凈,洞中的娃娃魚數不過來??吹哪隳康煽诖?。你不敢相信,原來一條娃娃魚,竟能打造出一個龐大的產業。

    大鯢繁殖力驚人,一條條小娃娃魚在陰溝中誕生。經過幾年或幾十年,小娃娃魚又開始戀愛,產下一窩窩,給人們帶來驚喜和希望。一夜之間,桑植娃娃魚產業馬力全開,娃娃魚不再是稀有動物了。幾十元一斤就有人買賣。白族人愛喂養大鯢,一方面看中它的稀有,另一方面看中它的繁殖力。發得快,長得大,價高牌子硬,誰不愛?

    大理人喜歡大鯢,喜歡和張家界白族交流情感,并不是兩者諧音的緣故。是因為張家界白族人有一張乖巧的嘴巴,像大鯢,聲音銳耳動聽,親切自然。大鯢是湖南白族地區的一張閃亮的名片,文化底蘊足,還能帶來致富的福音。最主要的是,作為一種吉祥物,大鯢的出產拉動了張家界與大理之間的友好聯系。大理有重要活動,都邀請張家界親人出席。張家界白族與大理情同手足,親如一家。大鯢作為雙邊友好關系的信物,成為雙邊聯絡感情的文化使者,你說,這家伙不珍貴?走進美麗的張家界城區,只見道路兩旁,栩栩如生的大鯢雕像撲面而來。大鯢啊,你可知道,在遙遠的地方,有一位親人站在家門口,提著馬燈,輕輕唱:“門口掛盞燈,戰士們好行軍”的山歌?

    青蛙下田呱呱叫

    “你一年四季——沒看到青蛙跳?”有人這樣譏諷包谷界上的人。

    在稻米飄香的白族寨子,青蛙習慣稱為“客馬”。青蛙是益蟲,對水稻等農作物有保護作用。

    桑植白族人喜愛青蛙,不因為它僅僅是益蟲,而是白族人誠實可信的朋友。你看青蛙呱呱叫,哪里說過謊話?一些居住偏僻的白族人,喜歡用青蛙的故事幫助兒童睡眠。比如“青客馬,大嘴巴,呱呱呱,池塘里住著一只大嘴巴?!钡麄兌贾?,青蛙對白族祖先有恩,白族把青蛙奉為神靈。傳說白族地區有一條叫澧水的大河,河里怪物橫行,白族祖先剛來到這里,需要放排到大河下游的安鄉換糧種。有一天,白族祖先剛把木排放進一個叫赤溪的灣口,一條鯉魚精尾隨而來,想讓白族祖先排毀人亡。到了鳥灘,突發大水,滔天的洪水鋪天蓋地襲來,白族祖先措手不及,排散了,人也掉進大河中隨浪飄蕩,眼看就要漂進一個深坑里,危急時刻,白族祖先抱著一根大樹木喊:“各位神靈,我今天有難,誰為我解除危險,誰就是我們村寨的英雄,我就信奉他為神靈!”剛說完,奇跡出現了,一只大青蛙跳到祖先身邊,動情地說:“我是青蛙神,我來救你——呱呱呱!”只見大青蛙迅速將祖先駝在背上,用力把可惡的鯉魚精打昏過去,帶祖先離開了險境。后來白族祖先從外地帶來水稻種子,在白族地區種植。這年秋天,白族地區的水稻喜獲大豐收。白族祖先想起青蛙神的救命之恩,在白族寨子里舉行盛大的祭祀活動,他們抬著用竹子和布匹制成的大青蛙神像,在村莊周游,還隆重地祭拜青蛙為神靈,鄭重地告誡族眾,青蛙是民家人的好朋友、大恩人,我們要知恩感恩,決不能傷害青蛙。

    傳說歸傳說。但白族人對青蛙很友善。在麥地坪的一些村莊,有三條不成文的規矩,比如青蛙產蝌蚪時,不準小孩捕捉。不準用藥物滅殺青蛙??匆姸旧吲c青蛙死拼,要幫助青蛙脫離險境。在白族村莊,誰非法捕捉青蛙,誰就要遭受全村人的咒罵。1983年7月,我在馬合口讀初中,上街看到一份檢討書,這樣寫:我前天下田抓了5個青客馬,殺肉吃噠,犯了族規,我缺德。青蛙神懲罰我,窩了三天通腸(痢疾)!我檢討并保證,不再抓青蛙。再抓就斷爪。

    淋溪河白族有《捉青蛙斷爪》的打油詩:“男女人人夸,不捉青客馬。捉了斷手筋,(來世)變成癩蛤蟆?!卑鬃迦瞬蛔デ嗤?,不作踐青蛙,更不傷害青蛙。你想想,一個把青蛙樹為神靈的民族,人人都是保護野生動物的英雄,這個民族不令人敬畏嗎?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国产三级视频在线观看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