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冬天的蘆葦

2021-11-18 09:30:34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吳 旻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年華似水不曾休,蘆葦無心亦白頭?!?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outline: none !important;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小區對面,有個荒廢的小山坡。坡上的蘆葦,靜靜地生長,靜靜地榮枯。

    這里地處熱水坑社區,原來是開發過溫泉游泳館的,生意一度火爆。后來此地被征收,泳館拆除,便荒廢下來,一擱若干年,一任雜草叢生。只有那條氤氳著熱氣輕煙的溫泉從坡下的小溪溝淙淙流過,不知疲倦。

    大概因為溫泉的緣故,山坡下的草草木木,似乎就從沒茂盛過。倒是山坡上這一大片野生的蘆葦,不服氣似的,每年的隆冬時節,就會從寒風中箭一般射出來,像天空的一尾尾拂塵,又像大地的一副窗簾。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outline: none !important;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得地自成叢,那因種植功。有花皆吐雪,無韻不含風?!?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outline: none !important;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蘆葦的詩,不知古人詠過多少,不知今人又詠過多少。從《詩經·蒹葭》,到達摩一葦渡江的傳說,蘆葦應該是自古以來最具有特定古典意象、意蘊、意味、意境的植物之一。那柔若無骨又柔韌堅挺的樣子,總是惹人愛憐。

    每年的這個時節,天氣晴好時,我都會散著步,一個人爬上小山坡去看蘆葦,圍著蘆葦叢轉過來,轉過去。它們似乎也認得我,熟人似的時不時點點頭,邀請我跟它們一起消受天地間的淡然,清悠,枯寂。這樣的時刻,轉著轉著,眼底心底就只剩下一個枯字??萆?,枯樹,枯草,枯色,再加一個枯人。

    應該沒有人會喜歡枯的東西吧??墒俏覅s喜歡。譬如古人繪畫藝術里枯山瘦水的意境,譬如古詩詞里“枯藤老樹昏鴉”的意境,譬如自然界中的枯荷、枯蘆、枯竹……還喜歡用枯的材料鼓搗插花,尋幾支造型不錯的枯荷枯蓬帶回家插在陶罐里,自我陶醉于那種“云在青天水在瓶”的心靈沐洗。這些枯的東西,冷、淡、清、寂,如同禪意一樣,可意會,不可言傳。比起熱鬧的繁花盛景,更有一種謙卑安靜的美,一種樸素平淡的美,一種滄桑歷盡的美,一種難以言說的美。

    杜甫有《蒹葭》詩曰:“摧折不自守,秋風吹若何。暫時花戴雪,幾處葉沉波。體弱春風早,叢長夜露多。江湖后搖落,亦恐歲蹉跎?!?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outline: none !important;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現在想想,這種喜歡,或許更像一種心疼,或憐憫,或惆悵罷?

    因為人類,總自以為是,卻又脆弱渺小不堪蹉跎。

    因為大地,總沉默不語,卻永遠博大寬容意氣風發。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辈菽救绱溯喕?。榮枯,就是大地的語言。

    太陽暖暖曬著,瞇著眼坐在蘆葦叢邊,慵懶,愜意。想起有一年,從山上剪了好幾支長長的穗子又青又飽滿的蘆葦扛回家,插在一米多高的大花瓶里?;ㄆ可蟿偤檬翘J葦蕩帶一輪圓月的圖畫,那意境特別契合。過些時日,蘆葦干了,那蘆穗一下成熟炸裂開來,整個白頭翁,似天女散花,白絮毛一團團一坨坨,像一朵朵小傘,飄得屋里到處都是,害我收拾了好幾天。

    陽光下蘆葦的剪影瘦瘦長長。

    陽光下我的倒影瘦瘦長長。

    分不清,蘆葦是我?我是蘆葦?

    思想家帕斯卡有句名言:“人只不過是一根蘆葦, 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有思想的蘆葦?!?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outline: none !important;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蘆葦居然因為一句名言而百世流芳,與人類心有戚戚,生息相通。

    可是,這脆弱的蘆葦,枯了又如何,它可以春風吹又生啊。

    而人之一世,枯便枯了,脆弱得不如一根蘆葦……

    冬日的枯,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禪示,是荒寒里的人生百味。

    白居易曾借蘆葦寄詩曰:“忽忽百年行欲半,茫茫萬事坐成空。此生飄蕩何時定,一縷鴻毛天地中?!毕胛覀冏约?,即便不至飄蕩不定,終究,誰又不是天地中一縷鴻毛呢?!

    馬太福音說:我每每看見人真是虛心謙卑的時候,我就不禁想到壓傷的蘆葦它不折斷,將殘的燈火它不吹滅這一教示。

    壓傷的蘆葦它不折斷。謙卑的人生他不茫然。

    冬天的蘆葦,這將殘的燈火它不吹滅,不吹滅大地上長出的思想。

    起風了。天漸漸暗下來。我裹了裹大衣,揮揮手,親愛的蘆葦,明年再見。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国产三级视频在线观看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