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望故鄉

2021-11-13 09:34:27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王章勇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撤點并?!备鎰e“村村有小學”起,我便開啟了學生時代的寄宿模式。畢業后,又南下廣東,遠走西北,一次次離家越來越遠,一回回時隔越拉越長,思念故鄉的根也越扎越深。

    無論身在何處,故鄉就象是一塊磁鐵石,它以其強大的磁場吸引著我,心之所向便是故鄉。

    上小學時,我們每周可回家一次。那時,一周的學用物資一肩挑。置一根杉木棒,一頭挑著學習用品,一頭挑著腌菜大米,一雙腳板走來回,渴了便喝山泉水,累了就地歇歇腳,無人接送還安全也不累。但是,我最難忘的是每次離開家時,走走停?;赝亦l紅磚青瓦房時的情景。

    第一次住校,一步還沒走,就已淚濕眼底。后來,每每離開家,翻越第一道山嶺,當紅磚青瓦房消失前,我就會放下擔子含淚回望,真有些不舍得離開;再翻過一道山嶺,嶺上村道消失前,我會又一次眺望村口的小路,淚滴不由自主,因為那是一條我再熟悉不過的全村人生活的必經之路;漸漸地,連同家鄉的大山也消失在我的視線外,難免又一次淚涌。是??!家鄉再差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常言道“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狗窩”,如果不是成長所需、生活所迫,誰愿離開自己的家鄉呢?

    中學時期,離家近了很多,僅有一座大山橫亙于學校與家之間。印象中,大山頂上,生長著一棵百年刺槐,槐樹旁邊是一大片高粱地,每當教室前門打開時,總能看到那片高粱地。

    記得,有一次,物理老師問我怎么理解“參照物”。我說,對面山頂的刺槐是我回家路上的“參照物”。大家哄堂大笑。如實說,我是真把刺槐當“參照物”的。而山坡上的那片紅高粱,則是我心底盼望放假的“時間表”。

    以后的時間,只要是自習課,教室的大門常常開著,我總能遠遠地看到那片高粱地??茨瞧吡粡娜崮鄞渚G到紅遍山坡。一季季,一年年,高粱綠了又紅,收了又播,如同我們的學業周而復始。很快,高粱再紅的時節,就是我們畢業的時候了。

    我要深深感謝那片高粱,因為每當我生病時或是受到委屈時,我就會獨自對著那片遠處的高粱地眺望,我會看到父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勞作身影,會看到父母頭上青絲變成白發的苦難艱辛,望見了高粱仿佛就望見了家鄉,因為那片紅高粱的方向就是家的方向!

    后來,我從戎西北邊防。此時,家是一個叫南方的地方。

    在軍營的歲月里,我也養成了望故鄉的習慣。每逢佳節,我便回望故鄉,仿佛能聞到桐油炒年貨的味道和紅磚青瓦房裊裊炊煙的味道。每臨登高,我必眺望故鄉,仿佛能嗅到田間飄來的稻子收割后青草的味道和玉米收成后焚燒秸稈的味道。每遇挫折,我常常站在雪山之巔、界碑之前遙望故鄉,仿佛又看到母親送我到車站轉身擦去眼淚的那一瞬間,仿佛又聽到父親“守好祖國這座大山”的那一聲叮嚀。在回望故鄉中,思念那母親乳汁源頭的清清澧水河,深悟如父親般偉岸的巍巍武陵山。想念兒時的夕陽晚霞,牛背短笛,知了童趣,能真切感受到親情鄉情友情的溫暖。

    再后來,有了手機和視頻電話,想家了我就給父母打電話,而這時,也因為有了自己的家,回故鄉的次數便少了些,不變的是,我還是會時常眺望故鄉。

    “子欲養而親不待”。如今,雙親已相繼離開,只能常常望故鄉了?;氐郊亦l的時候,便只有在逢年過節了。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国产三级视频在线观看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