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蠻子(小小說)

2021-11-11 09:50:37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魏詠柏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在未家坪,蠻子的名號可以直接用來嚇唬小孩子。

    有一回,蠻子在路上走,一條惡狗竄到跟前沖他叫喚,他佯裝沒聽見,卻忽地斜跨一步,抓住那狗后腿,使勁朝地上砸,砸得血肉模糊也不松手。不一會兒,那狗就沒聲息了??吹门匀四康煽诖?。

    自那以后,誰家小孩不聽話,號哭不止,大人將他往門口一推,嚷道,再哭,把你送給蠻子去。小孩立刻住了哭聲,回身死死抱住大人腿腳,換作細細的抽泣。

    蠻子爹走得早,娘見他二十多了還不知事,很是心焦,同他商量跟姐夫學瓦匠去,不然將來連媳婦都討不到。蠻子噘著嘴說,娘,你叫我當瓦匠,是大材小用了哩。娘不甘心,又說,不學瓦匠也行,明日你跟我下地侍弄莊稼去。蠻子仍噘著嘴說,那幾畝田地,能生出金子來還是銀子來?娘你莫操心,以后我要干大事情的,到時發了財,帶你吃香的喝辣的。娘聽罷,不由得長吁短嘆。

    那天蠻子去逛集市,看到前面圍了一堆人,好奇地擠進去一看,原是兩個人扯皮。其中一個他認得,是未家坪的春椏。另一個不認得,四十來歲模樣,看情形是那人在找春椏的麻煩。蠻子拍拍春椏肩膀問他,怎回事?春椏見是蠻子,下意識地后退兩步,吞吞吐吐沒說清楚。

    蠻子不耐煩地問那人,你說,怎回事?那人瞅瞅粗胳膊粗腿的蠻子,有些發虛地說,大哥,是這么回事,今兒一早,我帶一千塊錢趕集,錢裝到褲兜里的,買東西時我一掏褲兜,錢沒了,四處尋沒尋著。之后遇到這個小哥,他說撿到了錢,可他又說只撿到五百,我尋思著剩下的五百被他私藏了哇。春椏滿臉通紅,委屈地說,我只撿到五百,要是撿到一千我不是人。那人笑著說,可我掉的是一千哇。

    蠻子聽明白了,問那人,錢呢?那人伸出手說,在這里。蠻子一把奪過,塞到春椏手上說,既然他掉的是一千,這五百就不是他的,你爹不是生著病嗎,拿去給他買藥去。春椏轉身想走,那人要阻止,被蠻子擋住說,你的錢定是掉到別處了,去別處尋吧。

    那人頓時慌了,哭喪著臉說,我錯了大哥,剛才是我扯謊,我只掉五百,我怕他索要好處費,便多說了五百。那錢真是我掉的哇。蠻子懶得理他,只是攔著他不準去追春椏。圍觀的人已知曉了原委,都指責那人說,人家撿了錢好心在原地等你來尋,你倒好,想倒打一耙,活該!

    春椏從集市回來,把蠻子幫他的事跟人說了。眾人一陣感嘆,說蠻子這家伙,有點意思。

    蠻子在家終究待不住,后來進城當了一名保安。

    那晚交了班,蠻子肚子咕咕叫,才想起晚上只吃一包泡面,他想到前面夜市上炒個蛋炒飯吃。夜市生意不錯,吃飯喝酒的好幾桌。蠻子走進去時,碰到一個正舉杯喝酒的年輕人。那人臉上濺了些酒水,扭頭呵斥蠻子,眼瞎了哇。蠻子轉身一瞧,圍桌吃喝的有七八個,從他們神情上,看得出并非善茬兒。

    蠻子自知理虧,說道,對不住,是我走得急了。那人并不領情,說,你以為一句話就沒事了?蠻子笑道,你想怎樣?那人說,爺不為難你,把這桌飯錢結了吧。蠻子望望桌上飯菜,面露難色地說,我沒這么多錢哩。那人把臉一沉,兇巴巴地說,那就給爺跪下,磕頭認錯。蠻子仍是笑笑,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個空啤酒瓶,朝自己頭上一砸,啤酒瓶頓時粉碎。蠻子又撿起一個酒瓶子,砸向自己的腦殼。眾目睽睽之下,蠻子連砸十來個酒瓶子,而他腦殼仿佛鐵鑄的,毫發無損。

    蠻子還要繼續砸,被他們當中一個攔下。他雙手抱拳,朝蠻子行了個禮說,兄弟,來,一起喝一杯。話音剛落,立即有人搬來一把凳子,又有人叫老板加副碗筷。蠻子不客氣,坐下和他們吃喝起來。

    那天,蠻子了解到這幫人是道上混的,見蠻子身強體壯霸得蠻,想邀他入伙,許諾報酬比干保安強十倍百倍不止。一席話說得蠻子動了心,遂辭去工作,跟他們一起替人看場子收高利貸,收入自比當保安掙得多多了。蠻子盤算著,照這么下去,用不了幾年就能在城里買房買車,到時把娘接來享福。

    誰料好景不長,蠻子干了不到半年,就在政府掃黑除惡行動中落網了。作為黑社會團伙成員之一,他被判入獄兩年。

    出獄那天,蠻子對娘說,我想跟姐夫學瓦匠去。

    現在,蠻子天天揮著瓦刀給人家修房子。幾年后,他自己的房子也修了起來,還定下一門親事。如今,在未家坪人眼里,蠻子其實是一個蠻溫和的人。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国产三级视频在线观看视